2010辽宁春晚:赵本山小品《就差钱》台词剧本

《就差钱》在线观看

(上)

刘小光:叔啊!叔!叔!

(上)

刘小光:叔!那什么,星……星光大道毕老师来了,我儿子捏

赵本山:去接他去了搁村口。

刘小光:去接他去了,那个叔,帮我个忙,借我,借我1万块钱。

赵本山:干哈呀,

刘小光:等会儿毕老师来了,我乘这尖儿我好给他顶上啊。

赵本山:这,没用,顶啥啊,人家能要你钱吗。

刘小光:他不要是他的事儿,咱们不表示一下不是咱们差事儿吗,

赵本山:别!那么大个主持人上咱农村来了,“跨擦”收你1万块钱,咋想啊人家得。

刘小光:他不要不就更好了么。不要到那我就晃悠下我就拿回来,咱人情也交代了。

赵本山:你这心眼!行!正好跟我拿回来1万块钱来,我借你噢,这个钱他如果收了就算我的!算我的!好不好。

刘小光:叔啊,太谢谢你了!(握手)

赵本山:用不着!(打开抽屉取钱)

刘小光:你说到时候因为这事,我怕耽误孩子前程。

赵本山:没事!(把钱拿出来,钱被装在一个信封里)拿去吧,到时候来比划一下吧,也是白比划!

刘小光(接过钱):叔,你说这钱是我给呢,还是孩子给呢? 赵本山:你交代儿子,要儿子给。

刘小光:恩。那好!

赵本山:趁他注意。

(田娃、毕福剑上场)

田娃:爷!毕老师来了

赵本山:哎呀,哎哟哟!

毕福剑:哎呀!老哥老哥!(热情拥抱)

赵本山:哎呀我的妈,刚下飞机哈。

毕福剑:哎!

赵本山:一年多了。

毕福剑:嗯,一年多了

赵本山:挺好的是吧

毕福剑:挺好挺好,您气色挺好啊,家里都温暖么

赵本山:是!地球都变暖了。

毕福剑:(无语纠结)

赵本山:你说你长一年辈了,都当姥爷啦

毕福剑:一年,呵呵,我爹都喊我姥爷!

赵本山:来来来,快坐下,我没去接你去,就让孩子去!

毕福剑:没关系没关系,不用客气!老哥,怎么了,去年怎么了,你得场大病

赵本山:啊。妈呀悬透了在上海!我都去那边(指阎王殿)了,走半路人家通知说那边不要演小品的来!说是缺主持人。

毕福剑(气结):我,我去。我到那边主持节目,完了您去给我当嘉宾好不好啊

赵本山:来来来,是不是,热吧

毕福剑:啊!对!屋里是热。

赵本山:把衣服脱下来。

(田娃帮毕福剑脱下棉袄,刘小光拿钱走到田娃身边,田娃把钱塞进棉袄口袋,再将棉袄挂在衣架上,这个过程毕福剑并没看见,继续和赵本山唠嗑。)

毕福剑:它热,天气是厄尔尼诺效应,他这个气候……怎么跟你说呢

刘小光(走到赵本山身边,小声说):叔,顶上啦。

赵本山:顶哪去啦

刘小光:顶兜里了

赵本山:他看着了么

刘小光:没有啊!

赵本山:你干啥啊。你得让他看着啊,你那不白顶了么。

赵本山(看见田娃正在给毕福剑手里塞烟):干啥呢

毕福剑:我不,不抽烟

赵本山:呵呵,这孩子!那啥,你,是不是有点冷啊

毕福剑(无奈的表情):不是,你怎么一会冷一会热的呀

赵本山:没有!这里的天啊!东北现在冷啊!

毕福剑:我……屋里冷啊

赵本山:你看你都走冒汗了。那什么,把棉袄拿过来垫屁股。看看兜里有啥,怕压着!

(田娃从衣架上取下棉袄,翻衣兜)

毕福剑:哪有什么怕压着的

刘小光(从兜里取出钱,故意丢在地上):哎呀,这什么玩意这是

毕福剑:钱!钱!

田娃:指定是钱!

毕福剑:钱!钱!

刘小光(捡起钱):毕老师,这个,这个是我……

毕福剑(收下钱):谢谢,谢谢,你帮我装上!哎呦,我还真不知道呢。(毕福剑手机响)你等一会老哥,我打个电话。

赵本山:那个毕老师啊,他俩啊……

毕福剑:你等会……喂!喂!哦,我媳妇的。你看你做的那点事!你弄那1万块钱不知道往哪放,我找着了找着了,在那外衣兜里头呢。(赵、刘、田三人惊的目瞪口呆)好好好,我到了到了!就,我媳妇的电话。

刘小光(走到赵本山身边,小声):收了!

赵本山(小声):没收了这是!

毕福剑:那个,说什么呢

赵本山:呵呵,给媳妇打电话

毕福剑:对啊!啊,不说别的了,我到这来不说看那个,那个孩子么。说他有点本事,林蛙

赵本山:哪捏。林蛙是蛤蟆!叫田娃!

毕福剑:噢噢噢噢……

赵本山:我还忘了给你介绍了,这是田七(刘小光饰演)!他爹,爷俩!

毕福剑:田鸡

赵本山:哪啊

毕福剑:你俩名都跟蛙类叫上劲了是吧

赵本山:不是……他叫田娃,这是田老七!他爷俩全都是人类的好朋友!

毕福剑:噢噢!

赵本山:那个,你要看看那

毕福剑:是不是,是不是有什么本事

赵本山:别看了,没用。

毕福剑:怎么没用啊

赵本山:就是行,他也去不了北京。

毕福剑:去,去的了去得了!只要行,《星光大道》就需要演员,需要参赛选手。

赵本山:不是,老穷了,去路费都是问题!

毕福剑:噢!经济上比较拮据

赵本山:要不现在还有饥荒呢,这刚拉的!(注:北方人管欠钱叫拉饥荒)

毕福剑:噢噢。我呢,我随身我带了1万块钱,我先给垫上!啊,路费!

赵本山:(对刘小光,小声的)嘿嘿,这么快回来了嘛,呵呵!

毕福剑:(对田娃)去了把发票给我就可以了。

赵本山:那没事,那行,看吧,放心大胆的,看看有啥活(对刘小光使眼色)

刘小光(对田娃):那个……别老激动,利整来,给毕老师先来点简单的,先热热身。

毕福剑:需要热身吗

刘小光:那个,先热热身。

(田娃来了个后空翻)

毕福剑:哇哈!

刘小光:我说,你这孩子现在怎么不这么利整了呢,能,来点连串的。快!

(田娃连续后空翻)

毕福剑:我……太厉害了。

刘小光(指着炕):来点高难度的。来!

(田娃跳上炕)

赵本山:干啥呀

(田娃从炕上翻下来)

赵本山:咦呀呀呀!妈呀!

毕福剑:哎哟!

刘小光(指着大衣柜):上,那里,再来几个。

(田娃爬上大衣柜顶端)

毕福剑:哎!别哎!

刘小光:一二三!

(田娃从柜子顶端翻下)

毕福剑:哇!这,翻这么高啊

赵本山:哎哟我的妈。

(刘小光将一把凳子放在大衣柜顶)

毕福剑:哎哎哎,大兄弟。

赵本山:你怎么上座上了

刘小光(指着大衣柜顶的凳子,对田娃):你给我,你你你给我上来!

(田娃正要爬上去,被毕福剑拦下)

毕福剑:本事太大了,本事太大了!你这一招跟谁学的

刘小光:不是,这本事还不,不,不算大。这都能翻下来,我跟你说,他就一下生那天,我跟你说,我就问大夫,我说生的姑娘(还是)小子,大夫说,没看清啊,一生下来就上树了。

毕福剑(对刘小光):你别插话。

赵本山:你拿下来,你把那凳子拿那儿干啥捏,吓着人家!你真是,上那儿翻。

(刘小光拿下凳子)

毕福剑(对田娃):告诉我,就是天赋

田娃:跟我爹学的。

刘小光:功夫都属于,都是跟我学的。

毕福剑:大兄弟,这,你也有功夫啊

刘小光:什么话这是,我……我也有,有,有功夫(表演刘式乡村街舞,结果摔在地上起不来了)

毕福剑:老哥赶紧拨电话,120……是多少来着

赵本山:老七,你说你这多余点事,这么大岁数了,抻啥啊,这人生就好比一架飞机,不在飞多高多远,关键是平稳着陆,起来嘹不,

田娃:起来!

(刘小光“噌”的一下蹦起来)

毕福剑:别说,你也可以,啊,也可以!

刘小光:主要是,是,气,气质!

毕福剑:这还气质,不是,您这两下都是跟谁学的啊,

刘小光:我是跟我爹学的!

赵本山:他那祖辈传,他爹更厉害,他爹是从房上往下翻!

毕福剑:哦!哇~~~~~~~~~~~~!!!!

赵本山:死的老惨嘹!

刘小光:那个,像我们,像我们习武之人,避免不了有磕磕碰碰!

毕福剑:不是,你这还磕磕碰碰啊,哦!好了不说这些不说这些了!

赵本山:他爹还会主持呢!呵呵呵……

毕福剑:老哥你真幽默我发现!老提我!说他(指着田娃)歌能行不,

赵本山:那个,给毕老师那个唱两首,好不好,

毕福剑:能,能唱歌啊,

田娃:啊!

毕福剑:需要的就是唱歌!你,你都能唱谁的歌啊,

田娃:你爱听谁的,

毕福剑:的歌你行不,

田娃:那唱不了。

毕福剑:哦!调太高上不去,

田娃:他那太低!!压嗓子我!

刘小光:叔,那中国歌我看就别唱了,他使不上劲那。

赵本山:你这样,咱们来外国的,国际那个三大男高音,施瓦辛格的!

刘小光:不是……那是谁,那是萨马兰奇!

毕福剑:别扯了,这是阿凡达呢!不不不!那是……帕瓦罗蒂!

赵本山:对~~~!来,跑马地的!来!那个,正经唱啊。

(田娃演唱帕瓦罗蒂经典歌曲《我的太阳》,唱到高音上不去)

田娃:起高了。

毕福剑:没事,别紧张。

(田娃圆满完成高音)

毕福剑:哇!太高了。

刘小光:下面就让我儿子,让我儿子再给,再给毕老师献上一段海螺音!

毕福剑:海洛因,

田娃:毕老师,他说错了,那叫海豚音。

毕福剑:哦,海豚音!

赵本山:对!就俄罗斯的那个,维纳斯唱的那个!

毕福剑:维塔斯!

田娃:维塔斯。

赵本山:冒汗孩子都,别紧张,都是家里人。

田娃:那个,没有音乐!

刘小光:叔啊,这回把你家DDV还用不用啊,

赵本山:DVD!还DDV呢!整的吓人倒怪的,还DDV用一下!不活啦!

(田娃唱维塔斯的《歌剧2》,唱到飙海豚音的高潮,刘小光在一旁抽抽)

毕福剑:老哥!呵呵,人家在这唱歌,您在这干吗呢,

刘小光:扮演海豚呢!

毕福剑:海豚怎么了都,抽了都!

刘小光:他疼……不疼能这么叫唤么,

赵本山:怎么样,

刘小光:我这是海豚在抒发的个人感情。

毕福剑:苏格兰风情!

赵本山:怎么样,还还还想听啥,所有乐器全会!

毕福剑:乐器啊,足矣啦。

田娃:我吹一段喇叭吧!

毕福剑:别吹了,足矣啦!你呀,小伙子叫什么,田,田,

赵本山:田娃。

毕福剑:田蛙!你就等一下,过了年之后去北京。

田娃:谢谢您毕老师!(握手)

(毕福剑收起衣服,准备走人)

赵本山:你干啥呀,

毕福剑:我去县城,到乡里去,你儿子不在这等我吗,

赵本山:不是,他指定去北京啦,

毕福剑:去呀,过了节就去。

赵本山:咋去啊,

毕福剑:坐飞机呗!咋去,

赵本山:飞机随便坐啊,

毕福剑:飞机,买票不就完了嘛。

赵本山:不是,呵呵,刚才你忘了就买票困难!

毕福剑:啊哈……噢!我知道,知道了。机票钱是吧,那个就这样(田娃把装钱的信封递给毕福剑,毕福剑一边数钱)。你一个人从这到北京往返2000,4000块钱就差不多了,完了之后回头把发票给我就行了。

刘小光:不够!

毕福剑:够了够了!

刘小光:我俩是……组合!

毕福剑:不是,他爷俩组合啊,!

赵本山:能去吧,没去过北京。

毕福剑(继续数钱):《星光大道》这么多年了没碰见爷俩组合的,那8000好不好,

赵本山:不用数了,那是1万!

毕福剑:你怎么知道1万啊,

赵本山:我不去了!

毕福剑:这样。8000块钱你们俩路费,老哥想跟您说一下,你看一年你对《星光大道》操了不少心,咱哥俩感情你也知道。我本来想表示一下,来匆忙,没法,没法表示,还有2000呢!你随便买点什么。(刘小光收下钱)

赵本山(笑):回来了,呵呵!(起身送毕)你去吧,我儿子他们等你吃饭呢。

毕福剑:什么回来了,

赵本山:啊!人,我说他们人回来了。

毕福剑:噢,我先走了,抓紧时间。

赵本山:走好啊,哎呀我的妈!再见啊!(毕福剑下)没白做,看吧!多好的事,事也办了,钱也回来了。

刘小光:(抽出2000块钱给赵本山)这,这2000给你。

赵本山:啊,啥玩意啊,这不都是我的吗,

刘小光:这8000是给俺俩的路费。

赵本山:这不是你搁我那拿的1万块钱么,

刘小光:啊对呀!你拿1万块钱让毕老师收了嘛,收了你不说算你的么,

赵本山:你装啥糊涂啊,这不眼瞅着信封都是我的信封。

刘小光:信封可以给你!

赵本山:那我钱捏,我钱捏,

刘小光:你钱,他不,他不打电话掉地上了,完了我就……

赵本山:啊!咦呀,他肯定兜里还有1万块钱,是搁他那里,你赶紧去把这事给我挑了去,快去!

刘小光:这事我没法去挑,俺们这都定完了事,俺俩去挑,不得把俺俩挑下来么,

赵本山:孩子你去,撵毕老师去,你说整差1万块钱。

田娃:爷,不用撵,毕老师回来了。

(毕福剑又上)

毕福剑:老哥,你跟我玩游戏是吧,

赵本山:发现什么了吧,

毕福剑:我跟你说,我来的时候,确实身上揣了1万块钱,已经给了他了,我怎么还有1万块啊,你们俩在嘀咕什么东西啊,

赵本山:没有,他啊,刚开始啊,他要跟你表示表示,这家伙,说你来了给你拿1万块钱,怕这事不准成,完了表示掉地上了,完了你误会了,你以为自己的,就揣走了。赶紧收回来吧,人家不能要。

毕福剑:哦,那这样,那1万块钱,这是你的,这是我的,好不,大兄弟来!(把钱塞给刘小光)

刘小光(推开钱):毕老师,你什么意思,我说你收了啊这钱,我说你要不收这钱,我跟你说我们爷俩没法出来,你要真不收……(抽自己耳光)

毕福剑:真打啊!

赵本山:你干啥玩意啊,别逼人家犯错误,人家能要你钱么,净整这没用的。

刘小光:他不收我心里能有底么,(又准备打自己)

毕福剑:我收!我收下,这1万块钱我留着。

赵本山:不是,你真收啦,

毕福剑:大兄弟,如果去北京,你们是第一次去吗,

刘小光:啊!我是第一次去啊!

毕福剑:长城去过么,

刘小光:长城没有。

毕福剑:颐和园去过么,

刘小光:幼儿园去过啊!

毕福剑:长城、颐和园,还有鸟巢啊、水立方啊……等到《星光大道》录完像之后呢,你们可以去旅游一下爷俩!好吗,那得需要盘缠啊,需要旅游费啊!这点是我的意思,好吗,拿着!(把自己的钱也掏出来,给刘小光)

赵本山(马上去接钱):行!我领他们去。

刘小光(急忙把钱抢过去):不是,我能找到!那孩子,叫姥爷!

田娃:姥爷!

毕福剑:都一年了还叫姥爷,

田娃:太姥爷!

毕福剑:(气结)你儿子在等我呢。(下场)

赵本山:嘿嘿,(钱)又回来了。

刘小光:叔,你说这1万块钱,要旅游省点花,能够不,

赵本山(指着钱,又指着自己):我的!回来了!这钱,还不明白么,还花啥旅游啊,

刘小光:我说叔,不是!爷们,我发现你怎么见钱就要捏,人家是属于俺爷俩旅游的钱,人家心多善良,啊!

赵本山:你咋装糊涂呢……我不跟你说,来来来,孩子,你看明白了,这钱到底咋回事,

田娃:我看,我爸给我1万块钱,1万给毕老师顶上了,毕老师又顶我爸一下,他俩一顶一。顶平了嘛。

赵本山:那我钱顶哪去了啊,

田娃:你钱,那不给你2000块钱么,

赵本山:我刚开始给你爹拿走1万,你看着没啊,

田娃:那我不知道。

刘小光:叔!那我……(准备走人)

赵本山:我认了行不行,我认了,这个事就这样行不,不管咋滴,我拉上你孩子搁这培训一年了,毕老师要是不认识我也不可能上这来,你是不是应该给我顶上,

田娃:爹,你要给我爷顶上点,

刘小光:叔,你这么说,我就少去一个地方,我就给你弄200块钱!

赵本山(火大):什么玩意你这是,!

田娃:我爹,我爹头一回这么大方,给我都一块一块给的。

刘小光:那我回去了叔……

赵本山:你给我站住!你这样,你帮我捋一捋,我这1万块怎么比你爹死的还惨呢,怎么回事呢,你从头开始,你从进这屋,跟我借钱,怎么借的,你来从头捋一下吧!

刘小光:就是帮你……找找这钱呗!

赵本山:对对对。

刘小光:我来那前儿,是跑着来的。

赵本山(把田娃拉到一边):你也看看,怎么个过程,我怎么就找不着捏,我钱整哪去了,

刘小光:我是搁这旮旯来的。我说叔啊,我说那个,那个老毕来了,我儿子捏,

赵本山:接他去了,

刘小光:接他去了,我说叔啊,你借我一万块钱呗,

赵本山:你干啥啊,

刘小光:我给老毕表示一下。

赵本山:人家不能要啊。

刘小光:他不要是他的事,不能因为这事耽误我儿子前,前途哇。

赵本山:你这么的,他如果要,这钱就算我的行不行,

刘小光,对!你说完这句话,你确实这么说的,确实这么说的,完了你就借我了钱。

赵本山:搁哪借的啊,

刘小光:搁这抽匣子里拿的嘛。

赵本山(把抽屉打开往里看):额,钱捏,

刘小光:钱,钱就是这,在这里。(说着将手里的钱就放进抽屉,关上抽屉)完了你把它拽出来了。完了我说“叔,你借我1万块钱呗”。

赵本山:啊!(说这话把抽屉锁上)不借!爱上哪儿借上哪儿借去!

刘小光:不对啊!前头你是借我了,

赵本山:我现在不借了!这借钱的人太不准诚了,差点没给我忽悠走了!还借,谁来也不借了,爱上哪借上哪借去!

刘小光:不是,问题是还没演完啊,还得往下演那。

赵本山:啊,没演完,那演,不是这钱,这是老毕的钱,(指着刘小光口袋)是这个钱,来!咱重演。

(刘小光掏出钱,正要放入赵本山的抽屉,被田娃拦下)

田娃:爹,不能再演了,再演这钱也没了!赶紧回家吧!

刘小光:没演完呢!

田娃:别演了,咱的回家了,走吧!

刘小光:往哪走哇这是……

(田娃推着刘小光下场了)

赵本山(边下场边说):小样!咋跟我扯上,还差点没扯走我1万块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