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大唐-小品剧本 搞笑

人物:李衰(男主角)武则天朝官(2)太监(2)宫女(2)卖书小贩跑龙套的若干。说书先生一名

演员:李衰:尹之豪武则天:张天泽(反串)朝官(2):徐庆云、金源(反串)

太监(2):薛锡蒙、陈剑宫女(2):张梦真、高冬妍卖书小贩:王志恒跑龙套:周翔宇、宋泽奇、蔡志远、张鲁松、郭逸群说书先生:程辛阳

音乐效果:梁克垚

导演:孙宇光

负责人:于音

编剧:梁辛宇

剧本

(开场摆一小桌说书先生上)(鼓掌)

(拍一下惊堂木,开扇子)说:有道是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罗子曾经曰过:滚滚长江东逝水,后面什么我忘了……今天要说三个混混和一群愤青的故事……

(戴红帽的龙套甲大喊:先生,说错了!这里是梦回大唐,不是水煮三国!)(乌鸦叫)

说:嗯……谁还没有犯错误的时候。再说了,如果人人都不犯错误,正确的道路上不就人满为患了吗?子曾经曰过:穿别人的鞋走自己的路,让他们打的追去吧……

(跑龙套甲:先生,导演说你脑袋是不是被卷帘门挤了,盒饭你是不是不想吃了?)(乌鸦叫)

说:好好好!我重说!话说大唐盛世之时,出了一位独一无二的女皇武则天,首创了科举之武举和殿试,是好一段传奇和趣事(李衰从其身后梦游般走过台上)众位看官,刚刚过去的猥琐的像神经病一样的人不是龙套,恰恰是下面要说的趣事的主人公,来自某市某校某班的学生,起了个损名叫李衰,欲知后事如何(拍惊堂木)移动用户请发送BC至194250250,联通小灵通用户请发送至594250250,户话请拨打……

(龙套甲:先生,导演说你是不是收了红包了,我们是小品不是选秀,赶快下来!)(乌鸦叫)

说:好吧(拍惊堂木,收扇)正戏开场(下)

(李衰由台后晃到台上)

衰:广大同学们,我想死你们了!(向台下飞吻),哎,那边那个女生,不是说你。(笑)

(坐到桌前,把手中水瓶放到桌上)

衰:可怜我李衰,起了这么个损名字,果然运气坏到能在路上连踩三次香蕉皮……(想喝水,水瓶掉地上)倒霉(弯腰去捡,脑袋撞到桌角上)哎呀!满天的星斗啊……(晕到卧下)(晕)

(运动员进行曲)(龙套甲跃上,手一挥,N龙套持红布而过,衰卧于桌上,卖书小贩由一边上)

卖(拍衰):哥们,醒醒,起床了。

(衰不动,再拍)

卖:哥们,醒醒,吃早饭了

(衰不动,再拍)

卖:哥们,醒醒,有美女来了!

(衰跃起)

衰:Where?美女姐姐在哪里?

卖:奇怪,今年的科举怎么都是一群色狼?

(衰转向卖)衰:科举?(上下打量)你是Cosplay收破烂的?

卖:什么收破烂的?我可是长安最有名的书商,转卖应试用品(打量衰)看你这样子……说,IP、IC、IQ卡,统统告诉我密码……

衰:我还未成年呐,一看你就不是好孩子,不跟你玩了。(转身欲走)

卖(拉住):等等,你竟然来大周天子脚下最有名的书商我都不认识?你到底看不看《今日大周》啊?昨天可还在第22版上登了我的专访,那专访花了我6000文才让那狗仔写出来的……呸!走嘴了。哎,你到底是不是来考科举的,有点职业操守好不好?

衰:科举?(思索)今天是几号?

卖(捏住衰的耳朵):今天是大周六年五月十八,科举第一天!你是不是大周人啊?还是你脑袋被搬砖拍了?说,哪来的?人证物证暂住证!我和咱皇上都姓武,我可是皇上当年邻居的二姨妈的三叔的大外甥的表哥的妹妹的那条狗的兄弟的主人!说!是不是东街的王二麻子让你来问我讨债的?

衰:武……武则天?大唐?咬咬你看看是不是在做梦。

卖(跳开):你有狂犬病啊?快去打疫苗,不要咬我

衰:大唐,科举,万岁!我的人生要改变了,考试我还不会么?我要当官了!(唱《不怕不怕》)见到香蕉我不怕不怕了,我骑高头大马,不怕不怕不怕了……

卖:你听我说啊……

衰(拉着小贩一起跳):我有钱了有钱了,我不知道怎么花,我左手拿着诺基亚右手拿着摩托罗拉,奔驰宝马我买两辆,我当间儿骑车子,千金难买爷高兴,你管不着啊……

卖:Stop!我这里有全方位考试装备,你要不要?

衰:多少钱?

卖:有缘千里来相会,200块钱不算贵。

衰:天涯何处无芳草,50块钱好不好?

卖:春风不度玉门关,至少也得130。

衰:万水千山总是情,70块钱行不行?

卖:我谅解你亢奋的心情了!好,随我来!在我全方位的指导下,你必然会高居榜首!

(两人下,朝官甲乙上)

朝甲:今个儿就开考了?

朝乙:是啊,红包都收完了……(甲捂住乙嘴)

朝甲:呸!你说这么白干什么,那叫教育赞助!

朝乙:对对!教育赞助。哎?殿下不是说要殿试么?那几个交红包的……呸!交赞助的可都IQ不高啊!

朝甲:好说,咱们两个在殿上给他打个暗号,传个信息,送个秋波,一切自然OK。

朝乙:对对!(敲钟声)时间到了,咱们该监考去了(两人下,衰上)

衰:那个卖书的小子,一定脑袋有毛病,什么《考场七十二变》、《冲刺探花》,一堆胡话!!(笑)这科举是进了间房里,一个人呆着,(打开一门)厕所。我身上可有全套考试专用资料,都是我贴身的居家旅行必备良品……(敲钟声)开始了(翻开卷子)什么?《论唐太宗李世民的妻妾对其一生的重要影响及女权独立》。这什么玩意啊?(掏东西)幸好咱有准备………(一掏)啊!牛津辞典!(向后扔,砸东西,惨叫)(二掏)啊!商务通!(向后扔,砸东西,惨叫)(三掏)啊!理科公式大全!(向后扔,砸东西,惨叫)(再掏)校园心理(向后扔,砸东西,惨叫“谁啊,一会工夫扔我四次!”)(崩溃中)这可不是科举用的!只有最后一法了!(掏出手机)我打电话问历史老师答案!(电话)(画外音: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尚未出生,请稍候再拨,Sorry,who you called hasn’t been born.please call it later.)玉皇大帝啊!我怎么这么倒霉啊(哭天丧地)我好惨啊!(吟诗)科举考试千古流,英雄豪杰尽百头。求学不成城遗恨,惟有眼泪相顾愁……(朝乙上)

朝乙:杀猪一样叫什么?听好,这不是宫廷演唱会,你也不是狄仁杰,少学他唱什么《武则天不相信眼泪》《黄金马夹》否则会和他一样被开出去!

衰:(对观众)还是邻村的马克思说得好,不要再一棵树上吊死,多找几棵树试试看。只有最后一搏了(转向乙,掏出一叠百元大钞)大人让我换棵树吊死吧

朝乙:啊?

衰:不是,大人扶持小弟一把吧!

朝乙(收下。拍衰头):好娃儿,今日开始你我兄弟相称!大哥我会帮你一把的!(招收,龙套乙上)你帮他写吧!(龙套乙拿卷子,屁滚尿流下)

朝乙:来。咱兄弟唱歌去(两人下)

(说书先生上)说:这李衰运气真的不错,认了一个比他爸还老的大哥,掏了一笔教育赞助,就过了笔试,果然有钱能使磨推鬼,诸位牢记话头,咱们看武则天这边如何(下)

(武则天及太监宫女上,《葬礼进行曲》)

武:只是什么音乐啊?(朝龙套甲)那个谁,去教教那个放音乐的,怎么放婉转的音乐。

龙甲:是。(下台,一阵乒乓,打架声,改为《婚礼进行曲》)

武:嗯,不错……这考试头名是谁啊?

太监甲:据说是一位监考大人的干亲家的公子

武:什么干亲家,八成又收了钱,把那两个饭桶叫来!

(太监乙上前)太监乙:皇上恩赐,本次主考官两位美女……

(朝官甲乙急速上前)两人:我!我!

(太监乙大喘气,接着喊):……的耳光了!

两人:啊?被涮了!

(两宫女上前,啪啪啪N个耳光)(耳光)

朝乙:不公平!我们要求民主与公正!

武(点头):公平的单挑吧!

四人:两只小蜜蜂啊,飞到花丛中啊………………

(朝甲乙在挨N个耳光)(耳光)

朝甲(捂着脸):陛……陛下有何吩咐?

武:听说本次头名是你干亲家的公子?

朝甲:不可能不可能!我儿子刚三岁!

朝乙:啊!是我干亲家的公子……

武:过一会儿,妾身……呸!还不习惯…寡人要亲自殿试于他。

朝乙:那个……那个……啊!陛下!武举那边的事还没处理呢!

武:哦?何事?

朝甲:您自己看吧

(龙套乙丙上,两人成厮打状)

龙乙:卑鄙的小混混放手!再不放手我可不客气了!

龙丙:让观众们听听,你说我卑鄙,刚刚你那招“奶油咸猪手”我还没找你算帐呢,竟然又洒石灰!

龙乙:可恶,往我茶里下巴豆的不是你么?

武:停!你们两个,再打,通通的耳光伺候!

朝乙:陛下,这是一起恶性暴力事件,严重危害了我大周的科举诚信,在对我国国民造成极大心理创伤的同时,也造成了身体上的损害。这两人在武举考试现场,使用了石灰、闷棍、板砖、西瓜刀、车链子、折凳、老鼠夹等阴险至极的邪门武功,而且把板砖乱扔,(Only you)万一砸到人怎么办?就算砸不到人,万一砸到花花草草也不好啊……

武:嗯……

朝甲:没错没错!!!(转向龙乙丙)你们是不是想考武举啊?想考你们就说嘛!说了我才知道的嘛,如果你们不说我怎么能知道你们到底想不想考啊?如果你们说了我不明白就是我的责任了,可是如果你们不说,又算是谁的责任呢?

龙乙丙:够了!Shut up!

武:I服了U啊!你们两个是不是刚去取经回来?(大挥手)把这两个脑袋秀豆的赶出去!(太监开始赶走朝甲乙)不是,是那两个!(龙乙丙被打)

龙乙丙:冤啊!我们冤啊!

太监甲:你冤,老萨更冤,两句话没说,就被干掉了!(龙乙丙被踢下台)

武(尽量坐正):把那个头名叫来吧,妾身……呸!……寡人亲自考他。如果又是个只带钱不带脑子的就把你们全部喀嚓!(朝甲乙崩溃中,李衰上)

武:你叫什么名字?

衰:我姓李,名衰,字衰李,号李李衰衰,人送外号“小李草包”……噢,不是“小李探花”

武:探花?什么意思?你可是今年的头名状元,想必有过人之处。

衰(得意的样子):一般一般,世界第三,第一跳楼,第二完蛋。天下无双,英姿伟岸,文成武德,一统江山!

众人:邪教分子啊!分裂国家者!打!

衰:慢,在下一介书生,只知舞文弄墨,手无缚鸡之力,何力分裂国家?况且就算我答应,广大人民还不答应呢!

众人:没错!

武:李爱卿,今夜满月之景甚美,你不如吟诗一首。

衰(对观众):这老女人真不是一般人物!竟然看破了我人生的最大要害:大愚若知。也罢,随便来一篇吧。(掏出一书)戍鼓断人行,边秋一雁声。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做出思想者的POSE)

武(拍桌子):好诗啊!(衰倒)

宫女甲乙:啊!怎么可能这么帅!

朝甲:没错没错!此时此刻他不是一个人在胡诌,他不是一个人!他继承了自从有字以来所有酸腐文人的浪漫与颓废风格,在后现代主义的大潮中,高擎一杆没心没肺的浪漫大旗!此时此刻他不是一个人在胡诌,他不是一个人!

朝乙:你难道是……?

朝甲(摆POSE):不错,我就是绿箭翔!

宫女甲乙:啊!怎么可能这么帅!

武:李爱卿如此文采,再加上彪悍的外形,一定可以为我大周文坛制造一段辉煌!来人!封官!(运动员进行曲)

衰: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终于混出头了!!

武:封李爱卿为三品内务总管!

衰: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什么总管?!

太监甲乙(奸笑):嘿嘿嘿嘿嘿嘿……内务总管。(太监甲掏出一剪刀)(剪刀)

朝乙:兄弟,大哥我不能陪你到最后了!

衰:不要啊!(掏出手机,直指天空,大喊)看法宝!我用神州行,神州行,我看行。

太监甲乙(再奸笑):嘿嘿嘿嘿嘿嘿。

般若菠罗蜜!!!!(焰火飞天)

众人:哇!升仙了!

(运动员进行曲)(龙套甲上,手一挥,红布乱舞,衰卧于桌上,其余人下)

衰:啊!只是一个梦……(擦汗)幸好只是梦啊!(掏东西)啊?什么东东?(掏出一书)什……什么……!《考场七十二变》!天啊,见鬼了!(说书先生上,朝说书先生)别以为你脱了太监服我就不认得你,告诉你,我绝不当内务总管,决不!(奔下)

说:这人有病……李衰梦回一次大唐,真是如梦如幻,但这大唐盛世已是一去不复返了,不过,既然我辈之头脑,不像故事中那些人一样挫,中华之新盛世必将诞生于这个新的时代,而且更加辉煌!(鼓掌,转身欲下,停住)对了,(开扇)真正地英雄们,往往都要在历史的暗流中默然前进着……(收扇,鞠躬,下)

(龙套乙丙上对打)

龙乙:够了,打了这么久,累死了,还是别打了!

龙丙:也对,毫无技术含量,让我们用高雅的究极武学一决胜负吧!!!!!

龙乙:出招吧!(军号,广播体操)

两人:人在江湖飘啊,哪能不挨刀啊,啪啪……………………(耳光)(下)(颁奖曲,全体人员上,致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