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联欢晚会小品 新蟠桃会

(为单位新春联欢晚会而作,纯属业余。作者:书虫+MM)

人物:老李、小孔、大乔、娘娘、阿紫

老李:(上)中东的恐怖分子越来越嚣张,索马里海盗还是那么猖狂,不能吃的东西一天一天增长,全球经济危机闹得人心惶惶!2012终于到了,2500年不见了,大家新年好!本人,老李,曾任国家图书馆馆长,享受正部级待遇。传说中我在李树下出生,所以姓李,怎么可能呢?难道在榴莲树下出生就姓刘么?明明是真理的理好吗?上星期,王母娘娘在微博上圈我,让我今天来参加她的蟠桃会。(看表)哎呀,这时间快到了,我得赶紧去了。你们好好鼓掌啊,待会儿我偷几个仙桃给你们也尝尝!(下)

小孔:(上)我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这句话啥意思呢,就是日子过得贼快!眼瞅着又过年了,大家新年好啊!我是小孔,江湖上的朋友都叫我二哥。今天早晨,王母办给我发紧急通知,让我马上赶来参加PARTY,哪有这么办事的!我本来不想来的,我团购的咖啡券今天到期,得赶紧花了去。可后来娘娘亲自给我发了个彩信,还说咖啡管够。看在美女的份上,我得赶紧看看去,回见了各位。(下)

娘娘:“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小苏同学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北京奥运不是说了吗,“One world one dream,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这天上人间啊,其实都是一码事,不同的只是心态,我们度年如日,而你们度日如年。自我介绍一下,小女子家住昆仑山,自从找了个有房有车外带一大片私家桃园的老公后,生活一下迈进了小康。上次的桃园PARTY被那死猴子搞得乱七八糟。好不容易桃子又熟了,我得找几个朋友来分享我的幸福生活。阿紫,时候不早了,客人怎么还没来呢?

阿紫:我到南天门外看看去,没准又在南天门立交桥上转圈绕不下来。

李、孔上:哟,阿紫姑娘,多年不见了,你还是那么年轻漂亮!

阿紫:你们两位大哥可真会开玩笑。赶紧进去吧,娘娘都等着急了。(三人一起进)报告娘娘,两位大仙到了。

娘娘:哟,两位大仙新年好!

老李、小孔向娘娘拱手:娘娘,新年好!

娘娘:一会还有一国际友人,两位先休息一会,喝杯咖啡。

李、孔:谢娘娘!

小孔拉着老李的衣服:矮油,老李,这打扮够潮的啊,今年又流行乞丐装了么?

老李:别提了,刚才出门早,下界溜达一圈,站在人行道上就被一辆车给刮了。

娘娘:哟,你没事吧?

老李:没事。司机是个小伙子,下来还挺横,掳胳膊挽袖子冲我直嚷嚷“我爸是李刚,我二爸爸李双江”。

阿紫:呦,这可都是名爹呀!

老李:我当时就给他一嘴巴,说“我是你祖宗!”

小孔(幸灾乐祸状):嘿,老李,栽自己孙子手里,感觉怎么样?

老李:唉,这真是个坑爹的时代,家门不幸啊!说起来,小孔,你的徒子徒孙最近也做了不少露脸的事啊。

小孔:唉~~老大不好当啊,什么破事都把我抬出来当挡箭牌。(掰手指头)说什么封建礼教是我创的,落后挨打是我闹的,苏丹红和地沟油是我造的,范跑跑和芙蓉姐姐是我教的,你说这都哪跟哪呀。明明叫我孔老二,凭什么拿二哥当大哥用!

阿紫:孔哥,别在意嘛,大家还是很尊重你的,说你是“古今文章祖,历代帝王师”,前一阵子不是还在长安街边上给你立了个雕像吗?

小孔:哼!说起这事我就更气了,也不知谁出的馊主意,大冬天的让我站在马路边喝西北风,最后玉帝都看不下去了,赶紧派人把我捞回来!

阿紫:娘娘,印度乔王子到。

娘娘:请坐请坐!乔王子一到,真让我们这里佛光普照!这两位是我们娘家来的老李和小孔。你们应该都认识吧?

李、孔:我们都是老相识了!

乔:我们仨开的连锁店,就象肯德基和麦当劳,不是并排开就是门对门。

李:我们哥仨没事也经常一块喝茶!

娘娘:现在人也到齐了,咱们正好边吃桃子,边唠唠家常。自从唐僧回到东土,算来也有一千年了,这人间哪,也不知道变成什么样了。你们常在下边走,都了解到些什么情况?天庭两会马上就要开了,我也好给玉帝提供点材料。

老李:要说起千年来的变化,那可真是天翻地覆,先是自己跟自己打,皇帝换了一茬又一茬,后来碰上8个海外来的黑社会,一下被打得满地找牙。

娘娘:(站起):啊!这么惨呢!?

孔:后来还是一群农民起来把黑社会赶跑了。

娘娘:哦,这就好!(坐下)

李:现在日子越来越好了,人人都是顺风耳、千里眼,隔三岔五还跑海里和天上溜弯去。最近心更高了,还准备上月宫找嫦娥姑娘去!

娘娘:呦!这不快赶上咱们了吗?

阿紫:娘娘,咱们用的iphone和ipad还都是人家特供上来呢。听说住咱们西边天堂里的那位大爷为了早点用上iphone5,还特意请乔布斯上去喝茶呢。

孔:但是这好日子过久了,也难免无事生非。先是什么都往嘴里吃,吃出了非典疯牛病禽流感还不算,又开始什么都炒,炒古董、炒黄金、炒股票、炒外汇、炒地皮、炒房子,炒得到处烟火缭绕,炒得到处人心慌慌,炒得天下的丈母娘都急红了眼,炒得多少有情人各自飞单!

乔:听他们说呀,现在贬值最快的是文凭和人民币,升值最快的是土地和茅台。

阿紫:那些小土地老儿,以前可是被孙猴子呼来喝去的,现在可倒好,一个个趾高气昂,左手拎着LV,右手挎着PRADA,脖子上围着BURBERRY,腰里缠着HERMES,穿着全套的ARMANI,比暴发户还暴发户,哪里还有点神仙样子。

娘娘:唉呀,真是罪过!

李:现在形势的总体判断是,次贷危机还没结束,欧债危机已经追着屁股来了。萨达姆、卡扎菲、金正日这哥仨排着队走了,卡斯特罗和查韦斯日子也不多了。英格利和美利坚这两个傻小子现在更得无法无天。

乔:我已经听见他们磨刀的声音了。

李:也没见他们喝三鹿,这孩子怎么就脑残了呢?

孔:让他们来吧!给我三千城管,还你一世界和平。我们正愁找不到理由动手呢,哼!

阿紫拉住他:孔哥,淡定!淡定!

娘娘:这人间怎么看着有点越来越乱呢?

李: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物理学开始测不准了,薛定谔家的那只猫也还不知是死是活,各路的科学精英全都傻眼了!

乔:最近老有人给我发短信,问我是不是一个新时代要开始了。我回复他们说,你们的科学家一喘一喘爬到半山坡,抬头一看,发现我一直就在山顶上等他们呢,这就是新时代的标志。

李:21世纪是东方文明复兴的世纪,这个要在趋势里明确点出来。前天小马和小恩到我那喝茶,还挺不好意思的,说他们原本是来我们家做客的,没想到一不小心反客为主了。

阿紫:李哥,小马和小恩是哪的帅哥啊?

李:就是住莱恩河边的马恩那哥俩嘛,德国帅哥,回头给你介绍介绍。

阿紫:哦,算了,我对大胡子过敏!你还是说说东方文明到底几月份复兴吧。

李:小马和小恩说了,世界是既相互矛盾又紧密联系的一个整体。既然是一个整体,就都是一家人了。哪天人间开始明白这个道理,你就能看到华夏文化重焕光明!

娘娘:老李,你别说虚的。2012都到了,要复兴啊,还真得抓紧!现在全球政治动荡此起彼伏,经济危机越来越惨,天坑、地震无所不在,UFO老在空中乱闪!这2012到底怎么回事,这是人民群众关心的热点问题,两会上肯定有人会问,你们说说,咱们得怎么回答?

乔: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地球上每天有18万人走向生命的终点,有36万人迎来他们的新生。春生夏长秋收冬藏,这是自然变化之理!冬天已经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孔:吾不语怪力乱神,吾道一以贯之。敞开你们的胸怀,去拥抱整个世界,你们就能发现另一个全新的自己。

李: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只要把有限的自己融入到无限的为人民服务中去,每一天就都是幸福快乐的(唱《你是幸福的我是快乐的》“你是幸福的,我是快乐的,为你付出的再多我也值得!”)

娘娘:听你们这一说,我明白了。2012不是世界末日,但2012也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一定会有很多大事发生。

阿紫: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乔:愿在座的每一个人都能平安度过每一天!

李、孔:愿明年的今天我们继续在这里相聚!

群:一个都不能少!再见!

(音乐韦唯《爱的奉献》“……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