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问路》

旁白——王丹妮

傻哥——王婉瑜

大妈——王奕璇

阿姨——林江梅

手下甲——洪浩霞

手下乙——郑卓玲

刺仔——林丽婷

旁白:(抒情地)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因为,由6幢709独家赞助,由如花小姐自编、自导、自演,由我形象生动旁白的小品即将上演。此次小品演员阵容空前庞大,故事情节精彩曲折。请各位来宾,系好你的安全带,戴上你的安全帽,背上你的降落伞,(郑重地)以免跳楼事件发生。好了,在这阳光明媚的早上,在这激动人心的时刻,让我们共同期待小品——《问路》。

一“哥”肩背三色袋,风尘仆仆地赶路。走到台中,手指前方,迷茫地望去,再望,就此定住。

旁白:ladies and 乡亲们!不要怀疑你们所看到的,睁大你们炯炯有神的眯眯眼。对对对对对…“他”就是来自乡下的土生土长、土里土气、土头土脑的…傻哥!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个乡下人!

傻哥:(用方言)大城市就是不一样,跟俺家乡真是莫得比。不过,这些路复杂得很,我找的那家卖化肥的不知在哪。唉,我真是笨!(骄傲地)俺娘说啦,在家靠父母,出外靠路人。对!我这就问人去!

傻哥兴高采烈地退场

一时髦的大婶挽着包包,姿态万千地走到台中间,摸头抚肩,打开包包,取出大镜子,掏出大梳,仔细地梳扮着

旁白:百闻不如一见,相见不要再见。俗话说得好,事实总是很残酷的。大妈长着张大嘴,半夜一笑吓死鬼,她就是——笑花!

傻哥:(用方言)这位大婶~~

大妈回头,四下望望,依旧照自己的镜子

傻哥:(用方言)不好,要说普通话!(用普通话)这位大婶~~

大妈假装没听见

傻哥:大婶~~~~~

傻哥紧跟上去

傻哥:大婶~~~~~

大妈猛一回头,瞪了一眼,又转回去

傻哥:(有气无力的)大婶…

大妈回头

大妈:(说一句推一下傻哥的肩)干嘛呢?干嘛呢?干嘛呢?!

傻哥吓傻,定定神,勇敢地走上前去

傻哥:(平和地)大婶,我想问…

大妈抹口红,回头

傻哥:(平和地)大婶,我想问…

大妈:(生气地)叫谁大婶呢?

傻哥:(无辜地)叫您啊,这附近就您一个大婶啊!

大妈收镜

大妈:看好了,(抒情地)像我这样,美丽,温柔,人见人爱,花见花开,那么fashion的人…

傻哥呕吐

大妈:(握拳威胁傻哥)是大婶吗?

傻哥:(嘟囔着)不像大婶…像我妈…

大妈:什么?!

傻哥:(慌张地)哦,不是,我是说…(再用方言)我娘说啦,呃…四十八的姑娘一朵花!

大妈 :我才四十六呢!

傻哥:(灵机一动)那就是含苞待放的花!

大妈:(态度稍好)这才差不多!说吧,什么事?

傻哥:哦,是这样的。(从口袋里搜出一张皱纸)呃…我找这家店,您认识不?

大妈接过皱纸,从包包里拿出老花镜,上下一看

大妈:哦…是这家店啊!

傻哥:(欣喜若狂地)您认识?

大妈:(冷冷地,把皱纸扔向傻哥)不认识!

大妈退场

傻哥慢慢弯身捡纸,旁边响起“寒风飘飘落叶,城市就是复杂”

傻哥在歌声中无奈退场

阿姨上场,做老年操

旁白:我的小名叫美女,如今四十变阿姨

傻哥上,在阿姨背后

傻哥:(轻声地)阿姨…

阿姨跳过身来,机警地看着傻哥

阿姨:(用潮汕话,边说边用手指着)你是何人?到此何事?

傻哥:(普通话)姨啊,你听我说!(潮汕话,边说边逼阿姨退后)我本是远村一户人家,为买化肥到城来,(拍手)四处寻店无结果,为此上前问阿姨,望阿姨,指明道路让我走,日后定不忘恩情!(下腰蹲下)

阿姨:(用潮汕话,谨慎地)看“他”笑眯眯,一定不是好东西!对,“他”必是骗子无疑!(原地打圈)待我来~~

阿姨扶起傻哥

阿姨:(用潮汕话,温柔地)快快请起!

傻哥:(用潮汕话,满怀感激地)姨啊!

阿姨:(变黑脸,用潮汕话,边说边推傻哥)休得多言,你分明是不怀好意,想要骗我钱财,来人啊~~~

手下甲、乙:(手拿扫把,用潮汕话)在!

阿姨:(潮汕话)将他给我赶了~~

手下甲、乙上场,扫着傻哥

傻哥:(用潮汕话慌张地)姨啊,姨啊,你听我说嘛

阿姨:(用潮汕话)放狗!!!

傻哥被扫,撞上头戴斜帽,手插裤袋的刺仔,甲、乙转身变成刺仔的手下

傻哥:(普通话)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刺仔示意手下甲、乙上,定住

旁白:come on!耶!耶耶!出门小弟数不清,江湖规矩我来定,心情不好拿你出气,霸道无人能敌!大家好,我是刺仔!

傻哥跑走,手下甲、乙追上,按住傻哥两手,刺仔不紧不慢、酷酷地跟上

傻哥:(挣扎着)哎~~你们干什么啊?干什么?干什么?干什么?

刺仔:(傲慢地)小子,你撞到我了,知道不?

傻哥:(傻笑着)知道啊!

刺仔:(来回走动)那还不表示表示?

傻哥:我道歉了啊

刺仔:道歉有啥用啊?

傻哥:(骄傲地)道歉好啊!

刺仔:(生气地,给傻哥左脸一个耳光)好什么好啊?!

傻哥:(略带哭腔)好啊!我娘说啦,撞了人,就得道歉

刺仔:(不服,给傻哥左脸三个耳光)拿你娘来压我?啊?

傻哥:(紧张地)别打,别打脸!

刺仔:(给傻哥右脸一个耳光)我就打脸!

傻哥:(哭着)大哥,我错啦!

刺仔:看样子,你是新来的吧,还不知道我们这道上的规矩?

傻哥:(无辜地)我连您都不认识,怎么知道这道上的规矩啊?

刺仔示意手下乙拿出令牌,手下甲按住傻哥的头逼他看

傻哥:(一字一句,慢慢地)江湖义侠!劫贫济富!

傻哥头转向刺仔

傻哥:(知趣地笑着)大哥,认识了,呵~认识了

刺仔:(做出手捏钱的手势)那就…?

傻哥:(假装不懂)什么啊?

刺仔:money啊

傻哥:(假装疑惑)M…Money?What?

刺仔:(生气地,边说边给傻哥耳光)知道what不知道money,你耍我没学过英语啊?!

傻哥:大哥,别打啦!我是一个穷乡下的,我真的没有钱啊!

刺仔:(上下打量傻哥)这年头,(挑起傻哥衣领)穿成这样,一看就知道是搞艺术的,会没钱?

傻哥:我真的没有钱啊

刺仔和手下甲、乙打傻哥,傻哥倒在地上,大喊“a ! o! e! i! u! v!”

刺仔:搜!!!

手下甲、乙搜傻哥的身

傻哥:不要啊,没有啊,真的没钱啊,没钱啊,没钱啊

手下甲:大哥,50块,还有一个包子。

刺仔:(冷笑着)三辉的,哎唷,不错哦~~(变脸,恶狠狠地)再搜!!!

手下甲、乙接着搜

傻哥:不要搜了,没有了,真的没有了!你们干什么啊?救命啊!!!

手下乙:大哥,还有一毛!

刺仔:(拿下一毛)一毛也要!!!(看着傻哥)混小子,浪费我这么多时间,去!(给傻哥一脚)走!

手下甲、乙也相继给个傻哥一脚,三人走开

傻哥从地上硬支撑起来,奔向刺仔

傻哥:(握住刺仔的手,深情地)大哥,我想问路

傻哥:(笑着)问路?哎呦,他想问路耶?!去你的黄泉路吧!(给傻哥一脚)

傻哥:啊~~

刺仔,手下甲、乙退场

傻哥:(缓缓爬起,再次用方言)这年头,问个路真是不容易!(迷迷糊糊唱起歌来)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啊!

傻哥退场

所有人上讲台,同唱《相亲相爱一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