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剧小品-超生基地

黄宏宏:男,30岁,农民,生猪繁殖饲养专业户。市场行情的波动,使得他的生活风起水涌。凭着多年的饲养和管理经验,能够从容面对市场经济。

杨枣梅:女,28岁,农民,黄宏宏之妻。能够与丈夫同甘共苦创业,爱情忠贞。细腻的情感如丝如缕,酸中带甜。

范伟伟:男,60岁,农民,黄宏宏的邻居,雇工。为人诚肯老实。在黄宏宏的帮助下,家境开始有起色。

叶丽娜:28岁,南方某地生猪繁殖饲养营销基地老板娘,成熟的女性,能干的个体小企业家。

蔡主任:女,大约40岁,地方菜篮子工程办公室主任。积极扶持养殖业。(叶、蔡可由一个人扮演。)

(幕启。故事发生在黄宏宏的生猪繁殖饲养场。简单的道具模拟养殖场的情形。竖立的木牌依次排开,分别写着:元配,二奶,小三,小四,……十一金枝,十二玉叶,代表着各猪舍母猪的名字。号称金陵十二钗。最后面的两个木牌是公猪的名字:雄狮和赛虎。黄宏宏、杨枣梅两口子推推搡搡上。杨枣梅右手提着装着衣服的大提包,怒气冲冲,要离家出走回娘家的样子;黄宏宏竭力挽留。黄宏宏围着半截的白色围裙。)

黄宏宏:你不是一个小孩子了,不能够说走就走。你听我给你解释。

杨枣梅:福也能够享,罪也能够受,我就是容不下不情不义的小人。猪屎猪尿我不嫌脏,我嫌这种人脏!

范伟伟:(穿一身不新不旧的工作服。戴着老样式的单帽子,围着短白围裙。闻声上,劝架。)有事慢慢说,不要动不动就发火。市场行情差,每天都往里填钱;枣梅,我知道你心里难受。我不要你们的工钱了,算我在饲养场里玩。

杨枣梅:老范叔,力可以出,罪可以受,气不可以吃。你让他说一下他都是干了些什么见不了人的事!

范伟伟:昨天宏宏为了改良猪的品种,急着用钱,把你家的两头猪仔逮给了我。

杨枣梅:范叔,这事我知道,这还要感谢你呢,感谢你的钱呢。我说的不是这些。

范伟伟:除了这些,别的我也不知道。

黄宏宏:你说话要有证据。你说我有什么过错?

杨枣梅:纸包不住火,没有不透风的墙。前天,你借口引进小公猪良种,出去偷二奶去来。

范伟伟:(不明白意思,回头走到二奶的猪舍旁,看了一眼叫做二奶的母猪,它睡的正香。莫名其妙挠挠秃头。)这是啥事?二奶正睡觉呢。

黄宏宏:外出出发,忙于赶路,我都是目不斜视,心里想的、眼前浮现的都是杜洛克小种猪。什么偷三偷四?都是没影的事。你胡说八道些什么。生猪行情好的时候,刚出满月的良种小猪仔花两千元还买不到;现在行情差,只花了伍佰元。

杨枣梅:你别打岔。我问你,在车站开车接你的那个女人是谁?不像是出租出租司机吧?你别以为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咱村里打工回来的人在车站上都看见了。

黄宏宏:(冤屈地双手拍打双膝)嗨吆吆,你误会了。在车站接我的那个女人是良种养殖场的老板娘!人家是人住在城市,养殖场在山区农村。养殖场交通不便,老板有急事,让他的老婆开车到车站去接的我。我还要感谢人家的热情呢。卖了咱的全部家当,也买不了人家的一部车。我这癞蛤蟆人家怎能够看上我?

范伟伟:反正带去的钱有数,要是黄宏宏与那个女人真有一腿,这头杜洛克小种猪就是白给的,也值!(把杨枣梅的包裹拿下)

杨枣梅:(将信将疑,余怒渐消。像是对丈夫警告又像是宽慰)无风不起浪,身正不拍影子斜。那我也要回娘家去一趟,借点钱去,好给母猪买饲料。(一边下、一边把‘元配’的木牌子拔掉扔一边。)

黄宏宏:杨枣梅,你回娘家我不反对你;借钱的事,我不允许你提。

杨枣梅:为什么?我们急需用钱呢。

黄宏宏:再想别的办法。女人爱醋意,男人讲志气。万不得已,不向你娘家张这个口。对老丈人家,不能够是不是就给人家添麻烦,要报喜不报忧。这是我的经验也是采取的原则。对于理解的事情好说,对于不理解的事情,会制造杂音,带来负面影响,丢我的脸面。

杨枣梅:就知道死爱面子活受罪,到这个份上还打肿脸充胖子。哪有守株待兔的好事:大门不出被钱袋子绊倒;二门不到天上掉馅饼砸头。

黄宏宏:我没有这样的福分,可是我养的猪们个个都有两把刷子。

杨枣梅:哈哈,两把刷子不假,每间猪舍都配有两把刷子,一把刷子刷猪毛,一把刷子刷猪食槽。

黄宏宏:我说的是刷子的象征意义。通俗的讲,我养的这些猪可不是等闲之辈,都有改变命运和实现猪生价值的本领。它们虽然生不逢时,猪落平阳被犬欺,价格暴跌不如鸡,但是,一旦贵人相助,时来运转,猪就不是一头猪了,

杨枣梅:不是猪,那是什么?

黄宏宏:将变成一头牛。

杨枣梅:你没有牛可吹,吹起猪来了;猪天天吃膨大剂也是个猪。听说过有披着羊皮的狼,没有听说过有穿牛皮大衣的猪。莫非你养的猪会变形金刚?

黄宏宏:俗话说,猪——自己的好,老婆——人家的好。

范伟伟:(批评意味)哎呀,哪把壶不开提哪把。

黄宏宏:(把批评当做了提示。误会)对,哪把壶不开提哪把。我说吧,现在的生猪价格就像一把烧不开的壶,它为什么烧不开呢?

杨枣梅:你喝酒过量睡着了,忘记了加碳,它烧也烧不开。

黄宏宏:道理很简单,就是水的温度低;现在生猪价格快到冰点了,养猪人的心都凉透了,现在有很多的养猪场都是人去楼空,猪去圈空。我的看法是:楼空圈空疑无路,春风又吹大道通;留下我一个,发家我一人。思想有深度吧?

范伟伟:曾有耳闻。我敢肯定的是,绝不是原创,有点类似于改编。

杨枣梅:近墨者黑,近猪(朱)者痴(赤)。一个白痴,只能够胡扯。

黄宏宏:哈哈,看不起我们团队的智商是不是?我和我的猪们围坐一圈——那就是智囊团;头上长着猪脑子——全都是市场经济。我们团队不仅有智慧,而且我人和我猪具有别人别猪无法比拟的形态特点。

杨枣梅:没有看出来。不善于观察总结。

黄宏宏:都做到人猪合一的份上了,真么看不出来?现场办公,仔细观察我:肥头大耳吗?心宽体胖吗?没有我的猪们的遥相呼应,我一个人能够做到鼾声四起吗?你这是熟视无睹灯下黑。听我细细道来,给你拨云见雾。

杨枣梅:你说错了。应该是拨云见日。

黄宏宏:拨云见雾,是让你增长见识,开拓视野;拨云见日?只有善于把握市场规律的人,才能够有幸与太阳——也就是机遇握手。市场经济云散雾罩,机遇稍纵即逝,可遇不可求。没有真才实干,别说拨云见日了,就是日头往哪里落猜就猜不到。

范伟伟:太深奥了。我有点晕。(挥挥手)手舞足蹈——挥挥手,猪们就在我眼前舞蹈。

黄宏宏:哈哈,闲扯的太远了。书归正传。刚才说到哪里啦?

杨枣梅:该说猪的形态特点。

黄宏宏:我养的猪具有下列形态特点:肥头大耳中西合璧,猪头肉脸古今传奇;两头公猪如咆哮的雄狮,声音贯长虹经久不衰;母猪十二金钗,个个都是从青花瓷走来,一脸明星相猪见猪爱,天上掉馅饼,正巧砸在猪脑袋。(手机响,通话。)哈哈,这不,馅饼没有砸到猪脑袋,却送到嘴上。

蔡主任:(上,挎着手提包,工作作风雷厉风行。)政府为了切实抓好关系老百姓生活的菜篮子工程,给予各个养殖户存栏母猪每头两千元的补贴。我这次来的目的就是现场核实母猪头数,发放现金补助。来,照相,留影。(从手提包里拿出照相机)

黄宏宏:是照我还是照猪?

蔡主任:你和母猪一起照。

黄宏宏:哎吆,我的妈,这不成了照结婚像。好,十二金钗一字排开,上。(杨枣梅、范伟伟急忙帮助赶猪样。杨枣梅用力抽打二奶的样子,故意被丈夫看到)手下留情,二奶也是身怀六甲的猪了。杨枣梅:该打,眼里无原配,抢镜头。

蔡主任:哈哈,有创意,你养的母猪们如红楼梦贾府上的丫头 ——还有等级之分呐。

黄宏宏:(主人、十二金钗列队完毕,闪光灯骤亮。合影完毕。黄宏宏发出口令)各就各位,该睡就睡。(在范伟伟、杨枣梅的吆喝下,母猪们有序回到各自猪舍。)

蔡主任:(递上多照出的一张照片和一张补助单据)多照出的照片留着纪念。补助单据上两万四千元正,可要专款专用。政府对人口有计划生育政策,对母猪圈养却是鼓励多养多生。

黄宏宏:蔡主任,你放心好了,我引进了优良的种猪,我一定优生多生。

蔡主任:你说错了。应当是:我代表母猪们一定优生多生。哎呀,又说错了,应当是:精心饲养,鼓励母猪们一定优生多生。

杨枣梅:感谢上级关系!

蔡主任:抓好菜篮子工程,意义重大。下一步,政府将加大扶持生猪养殖的力度,对存栏的每一头猪,都会有补贴。前途光明,道路曲折。我还有其它的事,再见。(蔡主任下。杨枣梅、范伟伟回转身打扫猪舍卫生。)

黄宏宏:(手机响,接听。)欢迎,欢迎!(手机入兜)吆喝,天上掉馅饼,天上也掉下个林妹妹。叶丽娜叶老板肯定无事不登三宝殿。杨枣梅,范叔,叶丽娜——叶老板娘光临寒舍了。真是双喜临门啊。(杨枣梅再回转身的时候,身体体型已经发生了变化,明显的有孕在身。)

(叶丽娜上。叶丽娜显示出少妇的妩媚;高贵不足,大方有余。怀中抱着一只宠物犬,有老板的气质。宾主寒暄。怀着迫切的心情巡视猪舍,被猪舍前的木牌上雷人的母猪名字所震惊,被猪舍的建筑“豪华”所震惊,被猪舍的音响设备所震惊;发出三声惊叹。黄宏宏突然发现‘元配’的木牌被人拔起放在一边,来不及多问,立即恢复原状。在一边的杨枣梅很很地瞪了丈夫一眼。)

黄宏宏:请坐,坐下谈。

叶丽娜:哎呀,哎呀,哎呀,我见过大大小小的养猪场,从来没有见过…

黄宏宏:从来没见过我的养猪场是吧?买你的杜洛克小猪的时候,你要是送货上门,就知道杜洛克不受委屈了。从你们养殖场引进的杜洛克小猪都长成雄狮了。我的金陵十二钗,我的雄狮和赛虎,都是俊女靓男啊。

叶丽娜:你的猪舍简直就是别墅。

黄宏宏:人的别墅比不上,说猪的别墅差不多。不客气的说,我的客厅、我的寝室无论是设施条件还是卫生条件都不如我的猪舍好。这样说来,我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

范伟伟:那倒是,(翘嘴示意)小狗还能够享受拥抱。

黄宏宏:时代不同了,含义也发生了变化。前些日子,一群农业大学的学生送科技下乡,通过对金陵十二钗的猪舍和我的宿舍的比较,说我腐化堕落,金屋藏娇。这儿的条件好,所以,我都是在猪舍现场接待客人。

范伟伟:把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客人,是对客人的尊重。

叶丽娜:黄老板,我不明白,你的每一间猪舍里为什么还都有音响?听说过奶牛听音乐就能够多产奶,难道猪也是如此。

黄宏宏:不仅如此。我养的这些猪们,吃好了,喝好了,也要求提高生活品味。送科技下乡的大学生们播放手机里的邓丽君的歌曲,十二金钗前两腿齐刷刷趴在圈墙上,伸出头要一睹明星的风采。我被那个场面深深地感动了,索性给她们上了音响设备,不偏不向,每人一套。奥,不是,每猪一套。

范伟伟:十二金钗最爱听邓丽君的爱情歌曲。

叶丽娜:我这次来,就是考察考察你的养殖场。

黄宏宏:叶老板,我接到你的手机,我就知道你要参观我的养猪场。

杨枣梅:(有点急性子)考察不是目的吧?

叶丽娜:我这次来,就是考察考察你的养殖场,预订收购幼猪仔的合同,预付部分的款项。

黄宏宏:(开玩笑)叶老板,反正母猪都用的是杜洛克的良种,要是我的十二金钗都生出一群小象来,贵方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叶丽娜:你真会开玩笑。要是真的生出小象来,你感激我还来不及呢。(从手提包里取出照相机,准备给准猪妈妈们留影。)

黄宏宏:(拿出蔡主任留下的照片)这是我们地方政府给拍出的标准照片,已经作为我养殖场打出的名片并且早已备案。十二金钗出场上镜是要收费的,花钱是小事情,主要的是怕浪费孕猪们的体力和精力。这样吧,经我允许,你可以翻拍;否则,没有我的允许,那可是盗版。

叶丽娜:遗憾归遗憾,为了保护孕猪们的身体健康,也只有翻拍照片的份了。(对准照片,咔嚓咔嚓翻拍的样子。)

黄宏宏:叶老板,你得到了想要的照片,那不叫遗憾;我后悔来不及了,照片上的我,不是我的最佳状态。

叶丽娜:哈哈,黄老板,你的状态佳不佳无所谓,我最关注的是十二金钗的状态。我要建立母仔猪档案。你要给每一头母猪和仔猪编号,档案就是猪家庭的户口本。

黄宏宏:那我就是户主了?

范伟伟:犯糊涂。你是场长主。那两头公猪才是户主呢。

黄宏宏:(不好意思)有很多的事情我好勇于担当,习惯了。

叶丽娜:每头母猪的档案里,要写清楚各自的特点。

黄宏宏:这个我清楚的很。

叶丽娜:每头母猪的特点你清楚不假,我不知道呀,所以有写上的必要。(仔细端详照片)比如,元配体形硕大,体态臃肿,****触地,像一堵墙,没有了猪样。

杨枣梅:(用手护着自己的大肚子,有点愤愤不平)叶老板,你这番话是什么意思?你对元配是褒奖还是贬低呢?

叶丽娜:(有点难堪样)特点就是特点,没有褒贬之分。为了宝宝,就不应该计较那么多。形体的恢复,那是以后的事。美不在乎一时。

杨枣梅:哼。(听到了一语双关的话,也无话可说。扭身一边坐下。)

黄宏宏:元配体型高大伟岸,不愧为是一位英雄猪妈妈,每次产仔都刷新纪录;不仅产仔数目是偶数,而且都是龙凤胎。

叶丽娜:(好奇而且有点懵)天哪,怎么个龙凤胎生发?

黄宏宏:男猪和女猪都是一对一对的降生。

叶丽娜:元配真是神奇!

杨枣梅:(自己与元配有说不清的关系。情感里就是捍卫和袒护元配利益。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递上一瓶矿泉水。)叶老板,请坐,一边喝水一边说话吧。

黄宏宏:(一语双关)元配还贤惠呢。

叶丽娜:(继续端详照片)十二金钗中,我发现小三不仅体型是黄金比例搭配,而且眼中有一种成熟的勾魂摄魄的美,真是个美猪胎子。

黄宏宏:叶老板真有一双慧眼。叶老板注意到了没有,小三的猪舍与也众不同。

叶丽娜:(惊奇地发现)为什么小三的围墙栅栏高出一截呢?

黄宏宏:小三好蹿圏,出墙。

叶丽娜:(忍俊不忍)不虚此行!黄老板把男人最喜爱的名字都恰如其分地给了猪妈妈,关心自己的猪都到了这个份上,一切都免检!你如果同意,生多少我就养多少。(无意中看到了杨枣梅怀孕的大肚子,禁不住笑了,握住杨枣梅的手)多保重,提前祝福!今后,怀孕的十二金钗和嫂嫂都需要运动,加强营养,生宝宝顺利吆。时间紧迫,我要多走几个场子。再见。(叶丽娜下。欢送。)

黄宏宏:这个叶丽娜,不简单呐。

杨枣梅:要是真不简单的,就不养猪了。养猪算啥本事。

黄宏宏:女人能够独当一面,就是不简单。

杨枣梅:养猪的——臭美!

黄宏宏:咱们就是养猪的,你怎么会看不起养猪的呢?

杨枣梅:我不是看不起养猪的。我是看到叶丽娜这样的人就不舒服。

黄宏宏:电视上的专家讲,女人的私处偏酸性,生下女宝宝的可能性就大。或许是染色体被泡酸了,女人长多大都是酸的。

杨枣梅:这句话还算公正。酸的不止我一个。

黄宏宏:好吧,我抱抱醋坛子。(杨枣梅依偎在丈夫怀中)

杨枣梅:应该让猪妈妈们溜溜腿了。范伟伟:(从左向右)各位贵人,起床了。

黄宏宏:(手拿哨子)听口令,齐步走!一、二、一,一、二、一。(模拟赶猪的情形,如同马戏团在表演,在舞台上转圈。范伟伟赶猪在前,黄宏宏、杨枣梅一起在后。转过半圈,杨枣梅拉黄宏宏靠近一步,左手捂着自己怀孕的大肚子,右臂挎住丈夫的左臂。黄宏宏会心一笑。继续吹哨发口令。绕两圈之后鸣金收兵。)

范伟伟:我发现,二奶、小三有临产的征兆了;元配还要晚些时候。

黄宏宏:进入一级备战,全天候伺候。(对杨枣梅)你早回早休息,这里有二奶、小三陪我,不是,是我在这里陪着二奶、小三。

杨枣梅:(娇媚)我这个元配明知是醋也要吃了。

范伟伟:(急促把二奶的木牌移动到舞台中央,象征产房。戴上接生专用手套。脐带剪刀、消毒酒精等俱全。)

黄宏宏:孩儿的脸,猪临产,无遮无拦。一头满月的小猪仔,出场价就是一千元;无论是姑娘,还是小子,都是千金啊。

范伟伟:(开始接生)一头。

黄宏宏:一千。

范伟伟:两头。

黄宏宏:两千。

范伟伟:三头。

黄宏宏:三千。

……

范伟伟:十头。

黄宏宏:十千。(高兴至极,大声)肚里还有,二奶,加油!

杨枣梅:嘘,小声,吓坏小宝宝。

范伟伟:十五头。没有了。

黄宏宏:十五千,十五千,是多少呢?(高兴至极,冲昏头脑)

杨枣梅:笨蛋,十五千就是一万五千元。

黄宏宏:二奶真争气啊。一鼓作气,不减去年连创佳绩!

范伟伟:对于小三,我还是乐观的。小三也马上要临产了。

杨枣梅:多亏范叔伺候的好。

黄宏宏:小三啊,以前你前卫新潮也罢,蹿圏出墙也罢,我都是高抬贵手,网开一面。如今,你即将分娩,我可没有给你下达计划生育指标啊。小三啊,你初为猪母,母子平安最重要。

范伟伟:你放心好了;可以肯定:小三不生则已,一生惊人!

杨枣梅:你们说些什么,乱七八糟。小三长的再俊,也是头母猪。

黄宏宏:(高兴得手舞足蹈)猪仔满圈,春色满园,不是梦想,就在眼前!让分娩的叫声来得更猛烈些吧!

杨枣梅:哎吆,疼!(牙关紧咬,双手捂肚子,大声叫喊。)我记错产期了。

黄宏宏:范叔,你在家照顾好小三;我去医院照顾我的原配。(打手机)喂,120吗,救护车来大号的,这里的孕妇怀的是双胞胎!

(黄、杨、范三人鞠躬谢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