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介诈骗小品-钓鱼

剧中人物:于利——中介所老板

石玉——农民工

警察

于利:于利,于利,渔翁得利,我叫于利。大家说我的名字好不好?起名的先生更能整,我开个中介所,他给起个名字叫钓鱼中介所。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我的中介所也是这样,不一样的就是他不愿意我也让他上钩。给我赞助赞助!中介所最好开,一张桌子一张椅,一部电话一支笔,整个安全帽,那才最可靠。安全帽是啥啊?不知道吧,那不就是营业执照吗!没有它好使吗?我的信息渠道广,想找幼儿园老师工作的靠大姑,想干饭店活的找我老叔,其他信息来个连蒙带唬!开中介的讲诀窍,你得看准人才能下准药:进城的农民工刚刚把工作找的,生活无靠急得火烧火燎的,年纪轻轻经验少的,没啥技术年老的,小钱不挣楞把大活找的,要把工作找,就得掏腰包。我是一枪一个鸟,谁也甭想跑。我还是最佳中介所,得个牌匾叫诚实可靠。我的朋友把我笑:你这样可靠,都得把农民工全潦倒。不说拉,不说拉,来了。准备钓!

石玉:(看信息板)钩鱼中介所?

于利:什么?这叫钓鱼中介所,鱼要是光见钩不见食能钓上来?里面带点的是诱饵,这个念钓,大妹子啊!坐下坐下。我给你介绍介绍,咱们中介所讲究诚信可靠,你要是想找工作到我这里来就对了,工作你找不成,你给钱都不行。工作不如意,咱们是保换地。你说说你的情况。

石玉:我叫石玉,凌源人。

于利:什么?零元人——没钱人。得得得!没有钱上我中介所干什么吗?你应该上慈善会。走吧走吧!

石玉:哈哈!大哥你误会啦!我家是辽宁省凌源市。

于利:你说明白啊!给我吓一跳,我一听零元那不就是一元钱没有吗?原来是住址。继续讲。

石玉:我家住在后槽沟,步步都是大石头。人均土地才一亩,田地都在小山丘。孩子他爸命太苦,打工建楼摔坏了脊梁骨,工地没有安全网,黑心老板还说后果自己负。我的孩子今年才十五,正在学校把书读,种地累得我啊腰也弯腿也酸。到头就是年喝年用和年穿,我是黄连饨苦瓜——苦又苦。这次进城打工挣点儿钱,好给他爸身子补一补。

于利:大妹子!啥叫苦啥叫乐,你看看伊拉克。上集买菜很多人炸没了脑瓜,晚上睡觉美军炸弹整没一个家,征兵站小伙子炸开了花,没腿的,没胳膊和没有嘴的,最好的还弄个眼睛瞎。你没他们苦,你应该乐。我得安慰她,缩短心理距离这是开中介的基本工。我这里有个好工作,你更乐,这可是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幼儿园招聘教师一名。我看你能干(对观众)给她点儿阳光叫她灿烂灿烂!

石玉:大哥,我小学三年级都没有上完 ,怎么能当老师啊?

于利:啥!你听过这句话吗?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幼儿园老师说穿了就是孩子王。你没有问题。我简单测试测试,你给我念一副对联,看看你认识多少?(拿出黑板,上面写着  父进士,子进士,父子皆进士。婆夫人,媳夫人,婆媳皆夫人)

石玉:(念上联)父进土,子进土,父子皆进土。

于利:大妹子!恭喜你你可以当幼儿园的老师,五个字念对四个成绩80分,这要是在〈开心辞典〉里你还能获大奖呢!我给你读一下:父进士,子进士,父子皆进士。别说,你读的很有道理。过去进士相当于咱们现在当官的,现在当官的有些人作威作福,出门奥迪为摆谱,说是鞋上不沾土,空调温度为了显耀低于25,出差澳门就豪赌,天天吃喝啥也不顾,三来二去弄坏了身子骨,这样的人不进土谁进土,你都让他们进土了,我得赶紧把婆媳也得安排安排。(用笔改为婆失夫,媳失夫,婆媳皆失夫)(对观众说)行不?

石于:大哥,你真好,象你这样的人才适合开中介所。你太幽默啦!那我当老师能行吗?

于利:没问题,有问题的都不怕,你怕啥。你说:没有资格认证也认证国家牙防组,运动员为夺冠偷偷把违禁药来补,电信营运商说手机漫游成本贵对用户连蒙带唬,你的任务就是别让小孩子闹和哭。多简单,没问题。实在管不了你就连踢带杵。

石于:大哥,你说的有道理,那我就去了。

于利;慢着,中介费一共150,我看你好辛苦,今天把你照顾照顾,减半还得75

石玉:这是中介费,大哥这样好人天下少啊!

于利:要是干不了我再帮你找啊!(打电话)老姑啊!我是你侄子,你找的人我给派去了,没啥文化。你出差回来后赶紧把她撵回来,要不然误人子弟啊!中介费已经收下了。不用怕了。再说我老叔那里还缺零活呢,他还想不花钱用人呢!(下然后和石两面同时上)

石玉:好容易找个工作老板不用了,说我不合格,试用期没有工资,我白干了三天。我还得找于老板安排个工作。

于利:(对观众)不白干才怪呢!我老姑不出差还不用她呢!我老姑回来了她就是能当老师也得回来。我得装不知道故意问问她(对石玉)怎么回来了?

石玉:大哥别提了,现在的孩子可和过去不一样了,他们是连哭带笑,连打带闹,说吃就吃,说尿就尿。有个孩子更嘎古,他问我“爹”是什么意思,我想都没想说,这还用问“爸”的意思。没想到他接着说了一句,那爸就是爸,那字下面写个多干啥啊。我一愣怔,仗势我反应快,我说现在人们离婚率高了,孩子跟他妈上另一个男的家,有多出一个爸,所以这个字下面是多,称呼就是爹。

于利:没想到啊!大妹子!就是大学教授也没有你那两下子解释不出来啊!行!看你这样聪明我赶紧给你再安排壹个工作。幼儿园的工作不好搞,孩子哭叫哇哇哇,调起皮来把人抓,你到饭店做零活,锅瓦瓢盆洗刷刷,洗刷刷,省着花钱买西瓜,后厨凉水喝个够,哗哗哗。赶紧坐车去。十字大街的上档酒楼。

石于:拜拜!

于利:白白!(对观众)你还得白白干几天!(下然后从另一侧上)

于利:我叔经营有一套,一到开支就把工人毛病挑。即使拿到奖金还是比定的工资少,内部规定谁也管不了。这个姓石的去七天啦,该回来啦!咳!说曹操曹操就到。又给领壹个,我又弄点儿中介费!

石于:老板你给我介绍的饭店是黑店,没有营业执照,还拖欠工资让官家给封了。这城里的工作不好干,有人专把农民工来骗。大哥,把中介费退我吧!我回家不干了。

于利:什么,想退中介费没有门。你是蚂蚁和大象谈恋爱——简直是胡搞。

警察:我是警察(出示证件)根据石玉和很多人举报以及我们的调查:你涉嫌违法犯罪跟我到派出所。

于利:完了,完了。起名的先生给我的中介所起名忘了问我姓啥了,钓鱼钓鱼,我姓于,让农民工把我这个鱼钓了!

(完)

编剧:杨春文

联系电话:13478273627 如有使用者或转载需征得本人的同意许可,否则就视为侵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