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再小的事儿也不放过》-情感生活小品剧本

时间:现代。

地点:某工地项目部项目经理办公室。

人物:

黄本山:男,32岁,项目经理。

马  虎:男,30岁,项目安全员。

张  阳:男,24岁,一职工。

道具:

一张办公桌,四把椅子,一个茶杯,一部电话,一些立于办公桌上面的文件,一条安全标语。

剧情:

黄本山:(手里拿着一些文件,在办公室里生气地来回踱步发牢骚)我说这俗话说得好呀:“越渴越吃盐是越忙越添乱”,哦,您问我为什么这么沉不住气?为什么生这么大的气?为什么唉声叹气?为什么越说越生气?(一本正经地)今年是我们XXXX建设公司确定的工程管理年,我们工程公司也从上到下响应建设公司的号召。可偏偏是越怕出事还越出事。(停顿)我叫黄本山,是雀山工程的项目经理,刚才那个事儿呀,幸好没有人员伤亡,要不然我这个项目经理也别想混了,不进班房也得回家呆厨房。大伙儿说说,这个安全是班前讲、班后讲、时时讲、处处讲、天天讲,可是总有人是左边耳朵进右边耳朵出,完全把他当作耳边风,甚至连我们有的管理人员也不把它当作一回事,像刚才的那个事……

马 虎等:(咚咚,敲门声)

黄本山:(回到桌子旁边坐下,同时把手中的文件扔到桌子上)进来!

马、张:(低着头一起走进来)

黄本山:坐吧?!

马、张:(一起坐下)

黄本山: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马、张:(你碰我我碰你)你说,你说。

黄本山:你们选先进呢?(大声的)啊?推来推去的,这是好事吗?啊!马虎,你先说。

马  虎:(站起来、很严肃的、一本正经的面对着观众)尊敬的各位领导,亲爱的观众朋友们,大家晚上好!(声音洪亮、鞠躬)我……

黄本山:(生气地站起来)你是在这儿致贺词呢?

马  虎:(低着头)哦,事情是这样的,今天早上七点四十分在项目部办公室门前开始班前会,因为今天的班前会由您主持,很隆重,所以我还点了名,在本次的班前会上,我们都很认真地听取了您做的“关于安全生产大于天,再小的事儿也不放过的重要报告”,后来……

黄本山:让你作报告了是吧?罗嗦什么?简单点!后来呢?

马  虎:后来……后来……后来张阳就掉到一楼的电梯井里去了!

黄本山:啊?张阳掉电梯井里去了,我知道张阳掉到电梯井里去了,我是想知道张阳是怎么掉下去的。

马  虎:这,这得问张阳本人。

黄本山:我现在问的是你,再说了,你这个安全员当时也在场。

马  虎:是……是……(看了看张阳)。

黄本山:到底是什么,干脆一点,别吞吞吐吐的。

马  虎:是他躲到里面撒尿的时候掉下去的。

黄本山:什么?张阳躲到电梯井里去撒尿啦?

马  虎:恩(很小声的)。

黄本山:(大声的)张阳躲到里面小便!你看见了为什么不制止?

马  虎:我制止了。

黄本山:你制止了他还掉下去?这到底是什么回事呢?啊!

马  虎:是这样的,我看见张阳躲到电梯井里准备撒尿,就上前去跟他说不能在这里撒尿,他说,你看见我撒尿了吗?我说,你这不是准备撒尿吗?他说,你怎么知道我就准备撒尿了呢?我没事自己拿出来看看不可以吗?我一听这小子还真逗,于是就说,可以啊,那你就慢慢看吧,没想到我一转身他就掉下去了……(突然看见黄本山眼睛直直地盯着自己,竟慌着不敢说了)。

黄本山:编啊,继续编啊,怎么不编了呢?

马  虎:(委屈的)这个真的没有编。

黄本山:这个应该有!张阳,你说说。

张  阳:(居然睡着了,昂倒在椅子上)。

马  虎:(捅了捅张阳)

张  阳:(忽地被惊醒,站了起来)

黄本山:你看你看,这样都可以睡着了。

张  阳:都是累的嘛。

黄本山:别叉开话题了,说,你是怎么掉下去的?

张  阳:不是,是我自己跳下去的(声音很洪亮,似乎还有一些得意)。

黄本山:跳下去的,你练习跳水吗?你知道这样跳下去会有什么后果吗?啊!

张  阳:知道,什么事儿也没有。

黄本山:真的什么事儿也没有?

张  阳:真的没有(将裤子、袖子挽起来给项目经理看)。

黄本山:(挖苦)你自己拿出来看还没看够吗?亮什么骚啊!张阳,我说你呀,假如这不是在一楼,而是在二楼或者更高呢?就算是在一楼,假如电梯井里有带着钉子的模板,钉子刚好扎到了你的脚上呢,你说这后果会是怎么样?

张  阳:怎么有这么多假如呀,您看看,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吗?(稍微转了一转身,瞧一瞧自己的脚,似乎还很得意的样子)。

黄本山:你、你违章操作还有理啊!?(生气)

张  阳:是你……?

黄本山:你给我闭嘴!我现在问你为什么跳下去?

张  阳:(低声的)是踩翻模板掉下去的。

黄本山:承认了是吧,干嘛去踩那模板?

张  阳:我……

黄本山:我什么我,说话呀。为什么不说话?

张   阳:不就是想进去撒尿嘛。

黄本山:(生气地拍着桌子,站了起来走到办公桌前)撒尿,工地里没有厕所吗?

张  阳:(比较小声的)有,只是觉得厕所比较远,麻烦,而且都快下班了要省一些时间赶紧把事情做完好下班 。

黄本山:上个厕所也嫌麻烦,我问你,那厕所离电梯井有多远?

张   阳:大概五六十米远。

黄本山:五六十米远,五六十米远就嫌麻烦,发工资的时候一张一张的数钱怎么不嫌麻烦了呢?你给我坐下,不对,你给我站着,好好反省反省你的错误!?(转向马虎)再说老马,你说你是一个工作了将近10年的老安全员了,为什么一个电梯井洞口没有做好防护都不知道呢?马虎啊马虎,你真不愧叫做马虎了,人如其名,做事马马虎虎。

马  虎:是、是、是

黄本山:(开始对马虎进行教育)工程公司花了这么大的人力、物力、财力对施工现场的安全进行了有效的防护,总体来说做得都很不错的,但偏偏就漏了这么一口井来坏事,你给我说一说,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的检查呢?

马  虎:是、是,我看见那里铺好了模板,以为没事。

黄本山:以为,别什么事情都以为,有一句话说得好呀,勿以事小而为之,说的也正是这个道理呢,对于安全事故,再小的事情也不能忽视啊,大事往往都是从小事引起的。

马  虎:是、是、是。

黄本山:你不要老是是是,要从心里真正认识到错误!

马  虎:是,我从心里真正认识到我错了!

黄本山:你……老马呀老马,坐下吧!(张阳、马虎同时坐下)站起来!(大声的,张阳、马虎同时站起)(转向老马)我没让你站起来,我是让他站起来,你坐下你——

画外音:(电话铃声,是黄本山的手机响了)

黄本山:(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你们俩给我好好反省反省!(跑到台后接电话去了)

张   阳:反省就反省,有什么了不起的。

马  虎:行了,你就别说了,出了这样的事幸好你也没有伤着,要不然……

张沈阳:要不然怎样,还能把我开除了?

马  虎:开除?要是真的伤着了怕是没有开除这么简单了,你我都吃不了兜着走,再说,你现在也不能站在这里啦。

张  阳:哼,开除?凭什么开除我,就是爱小题大做,不就是往电梯井里跳一跳吗,至于吗?

马  虎:至于吗?你还不知道吧?

张  阳:不知道什么?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

马  虎:黄……

画外音:(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声)

张  阳:电话响了。(走过去欲接电话)

马  虎:你别接,那是外线,指不定找谁的呢?

张  阳:管他找谁的呢,(拿起电话)喂,你谁呀?

画外音:儿子,我是你妈妈。

张  阳:哦,什么事妈妈……(突然觉得不对,改口)我是你妈妈,你这人怎么说话呢?怎么能占人家便宜呢!?

画外音:你谁呀,你不是黄本山吗?我是你妈妈啊?怎么连妈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

张  阳:哦,是伯母啊,伯母好!我是黄经理项目的张阳啊。黄经理不在,出去了,您老有什么事吗?

马  虎:还挺会说的。

画外音:哦,他出去了,那就算了,等他回来你就告诉他说他妈来过电话就行了。

张  阳:行,没问题,还有别的事吗?

画外音:嗯,你告诉他别忘了后天是什么日子,让他无论如何回家一趟。

张  阳:好嘞,您放心吧,等他回来我一定告诉他。

画外音:那好,就这样,谢谢你啊,小伙子,再见!

张  阳:伯母,再见!

马  虎:哟,你小子还真有一套。

张  阳:那是,哎对了,你刚刚说我不知道什么?

马  虎:哦,是这样的……(突然看见黄本山回来了,二人急急忙忙站好)

黄本山:反省得怎么样了?

张  阳:不……怎么样?

黄本山:不怎么样?那好吧,你们俩从明天开始就不用来上班了,回公司人事报到,他们安排你们去哪里就去哪里,没有安排就在家呆着吧。

张   阳:什么?凭什么不让我们来上班?不就撒一泡尿吗?而且都还没有撒成呢,有什么啊?

马  虎:(碰碰张)别说了。

黄本山:你给我闭嘴,张阳你什么态度,出了这样的事你竟然说出这么不负责任的话来,你也不想一想问题有多么严重,我再重复刚才的话一遍,如果万一那不是在一楼或者那个电梯井里有模板钉子之类的话,你现在还能站在这里和我耍嘴皮子吗?你……

张  阳:说什么呀,我现在不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吗!

马  虎:(打断张沈阳)哦,黄经理,刚刚你母亲来电话说……(碰碰张沈阳)你接的电话你说……

张  阳:哦……是让……

画外音:(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声)

黄本山:等会儿再说,我接个电话。喂,找谁呀?

画外音:我就找你,我是你妈呀。

黄本山:哦,是妈啊,刚刚他们说你打电话找我了,什么事?

画外音:什么事?你忘了后天是什么日子了?刚才妈打你手机,你手机老打不通,妈都急死了,后来就打你这个办公室的电话,本来妈是想让张阳给你说一声就可以了的,可妈还是放心不下,怕他给忘了,所以再给你打一次电话。

黄本山:妈——怎么会忘呢,接电话那小伙子挺好的,做事蛮认真负责的,就是有点……他刚要告诉我你就来电话了。

画外音:后天一定要回来呀,那天妈一定要看见你才放心,心里也才踏实,你也知道自前年你弟弟出那事后妈在那一天心里总是……

黄本山:妈,可是我没有时间呀?工地里事情太多,实在抽不出时间呀。

画外音:你难道忘了后天是什么日子了?你……就是再忙……

黄本山:我知道,是我弟的……可是我……好了,妈,我现在还有一些事要处理一下,等会儿我给你回电话吧?

画外音:好吧!

黄本山:张沈阳,刚刚是你接的电话?

张  阳:是我,说是让你后天无论如何……

黄本山:(声音有点低沉的)后天,后天,后天……(哽咽)

张  阳:黄经理,后天是什么日子你都不知道啊,不就是你妈的生……

马虎:哎呀你胡说些什么?3年前黄经理的弟弟就是……(看了看黄本山)因为躲到电梯井里撒尿,然后……

黄本山:别说了!

张   阳:啊?!对不起,黄经理我不知道……我……

黄本山:(放周华健的音乐:《朋友》)(拍着张的肩膀)不要轻易说对不起,如果真要是出了人命才说对不起还有用吗?张阳啊,你的年龄和我弟弟差不多,当年他也像你一样的年轻,像你一样的不服输,像你一样的富有朝气,要不是那次也嫌麻烦就近躲到电梯井里小便……或许他……唉!过去了,事情过去三年了,三年里我妈每年在我弟弟出事的那天总是叫我回家,她说她要守着我在每一年的那一天,可是……那有用吗?失去了的亲人还能回来吗?(抬头看天上)(起音乐:《懂你》)。

张  阳:(低着头)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我,我知道了,再小的事儿也不能放过,放过了,就会酿大错。

黄本山:对,能真正地认识到这一点就对了。再小的事儿也不能放过,放过了就会酿大错!

黄、马、张:(面向观众齐声、大声地朗诵)再小的事儿也不能放过,放过了就会酿大错!

(谢幕下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