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红嫂》

安徽淮北 石台矿工会谈大江

场景:一张桌子 二把椅子 电话 茶杯

四人分别扮演:

采区队长:  (简称队)

采区队长妻: (简称妻)

工 人 甲:  (简称甲)

工 人 乙:  (简称乙)

队(拿桶装方便面上):最近任务压的紧,违章指挥抄近道,不料事故从天降,矿上处理不留情,我这个当队长的被罚了几千大毛,工人也是意见大,说我是混蛋加三级--那我不成松花蛋了。唉!最倒霉的是还要回家挨我那口子的训。(对观众)什么?笑我怕老婆,你懂嘛!哪叫爱,你看,凡是不笑的都是妻管严。我那口子她是我们单位结对子的协安员,这在家管我还不算,还把势力范围扩展到单位来,怪不得谈对象的时候她就对我说:“亲爱的,你是树来我是藤,你到哪儿我就缠到哪,”这原来是有深刻含意的呀!自从她被集团公司评为安全红嫂后,你看她美的呀!鼻涕都冒泡了,她这反“三违”的河东狮子吼功又长进了不少哇—这想想我都的得胆馕炎,,这一连两天我都不敢回家,为的就是躲过这场批判。苦啊!这两天的方便面把我都快吃成面条了。这真是辛辛苦苦十几年,一次事故回到解放前。(吃面条)

甲(跑上):队长……

队(吓一跳):你咋呼啥……

甲:好消息

队:啥好消息?你中500万了?

甲:我没中500万,是嫂子来给你送饭。

队:叫她不要来送饭,她还真来了,你给她说,就说我下井了,(对观众)咱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甲:你看嫂子多贤惠,多会疼人,(一拍大腿)咿嘻,我要是娶了嫂子……

队(一瞪眼):啊?

甲:这样的老婆,做梦都能笑醒几回,你躲啥呢。

队:咳,这不是前二天出事故了吗?我怕你嫂子又发飙吗?

甲:我明白,放心队长,不是我自吹,我的专长就是会哄娘们,保证让嫂子生气来,高兴走,快快乐乐搂一搂,(队长一瞪眼)不、不、是快快乐乐把家走。

队:行了,别吹了,当心得疯牛病,回头我请你吃(搓手,指方便面)嘿嘿……方便面。

甲(气):还是你自己留着吧,这小气鬼。(看门外,做关门状)

妻(拿饭盒上):我那口子当队长,听说他违章指挥酿事故,他这一连两天见不着面,只是在电话里说在加班,我今天送饭到单位,顺便把情况了解一下,如果情况属实,哼!我就要反“三违”到自家门前(敲门)

甲(慌):队长不在办公室,他说他下井去了,嫂子你赶紧回去吧,孩子放学在家等着呢?(一口气说完,拍胸口)我的妈呀!(与队庆祝)

妻:这是连门都不打算让进了,肯定是做贼心虚,(故意大声)这今天刚炖好的香喷喷的鸡汤,我可就拿回去了,真可惜,凉了就不好喝了。

队(咽了口唾沫,招手叫甲过来耳语):你先把你嫂子手里的鸡汤哄下来,我这两天净吃素的了,都快赶上唐僧了,你看把我瘦的……

甲(出门拦):嫂子,队长不在,我们也得招呼嫂子呀,请进(想把饭盒接下来,妻不给)。

妻(进门,队躲到桌子后面):咦——刚在还有人看到你们队长在办公室呢,他人呢?(四处找,甲拦)

甲:队长他下井去了,估计他今年是不上来了。

妻(奇):啥!一年都不上来了。

甲:不是,是今天都不上来了,嫂子,你把鸡汤留下来赶紧走吧。

妻(怒):你这是要撵我走啊?

甲:不是,我是说嫂子真是名不虚传的美女呀!怪不得队长经常夸你呀。

妻(羞):他咋夸得我呀?

甲:队长为此还赋诗一首。

妻(惊):就他那样还会作诗。

甲:嫂子你听好了,我家夫人一回头,(作企鹅样)书记区长跳了楼,我家夫人再回头,长江之水要倒流,我家夫人三回头,收复台湾(啊都)不用愁,我家夫人......

妻(气):行了,他这是夸我呢还是在骂我,我有法子叫你们队长显形.(掏手机拨号,队手机铃响“老婆、老婆、我爱你”)

妻(忍住笑)唱:“老公、老公、我爱你”。(从桌后把队长拎着耳朵拽出来,甲慌忙劝,三人拉锯)

妻(坐):说,你这两天干啥亏心事了,整天不回家,是不是有相好的了,也想学人家,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头绪不少。

队:咳,人家哪叫彩旗飘飘,哎哟喂,我那有哪贼胆呀。

妻:我看你胆挺肥,都快赶上猪大肠了。

(甲想笑,捂嘴,队瞪甲,后笑对妻):我不回家也是想给家里省水省电省气省饭节支降耗吗?

妻:我听说矿上有一个队长,玩忽职守,不负责任,违章指挥,酿成事故,让矿上严肃处理了。(她一瞪队长),不会是你吧?

队(摆手):不可能,(向甲使眼神)

甲:俺队长工作任劳任怨,无私奉献,远比白求恩,近比孔繁森,他是我们的领路人,领导我们向前进。(做夸张动作)

(队坐着得意的喝着茶,翘着二郎腿。)

乙(头,胳膊缠满绷带上):队长哎。

队(抬头见吓一跳,喷口茶水):你是木乃伊呀,刚从金字塔里出来的。

乙:我是王安全,(队吓一哆嗦)队长你带头违章蛮干,害得我如今是吃饭端不住碗,睡觉脱不掉衣,连我新娶的媳妇呀,眼看着娇滴滴的一朵鲜花呀……

甲:插到牛粪上了。

乙(跺脚扭腰):什么?是干着急我也搂不住啊。

队(打着官腔):小王啊,出了事故可不能怨天尤人,

(看甲,甲附和):啊,对

队(得意):净把责任往别人身上推

甲:啊,对

队:要客观的从自身上找找原因。

甲:啊,对

队:鉴于你一贯的突出表现,我正在考虑把你吸收到队领导班子里来,(看甲,甲生气一拍屁股跑了,队瞪乙)以后说话要注意影响啊。

妻:你少在这里恐吓原告,小王你实话实说,别看他--- 呲牙咧嘴,人模狗样,在我这儿他是小猫一个。

乙:前天夜班,队长为早点完成任务,违章指挥酿成事故,我是虎口余生啊,您瞧我现在脸是彩屏的,耳朵是和炫的,鼻子是直板的。胳膊是移动的……(甲抬乙胳膊)没人移胳膊就不能动啊?

妻:你,你,你把那面条吃完咱再算这笔帐。

队:还是你先算帐我再吃,不然我怕消化不良,回头再得胃下垂。

妻(语重心长):区里把这一队弟兄交给你领着干,你当初是怎么说的,弟兄们跟着我好好干,保证让大家吃香的喝辣的,老婆个个都买好首饰,那才叫满身尽带黄金甲,(指着乙)你看现在,黄金甲没有带上,倒是穿上“盔甲”了,要是让你这样带下去,非得带到茄子阔里去不可。你拍拍胸口想一想,可能对得起领导的培养。

队(捂脸弯腰):对不起。

妻:可能对得起职工的信任。

队:对不起。

妻:你今后还想不想回家了?

队:不想了,(甲用屁股碰队)不、不、想回家。

甲、乙:嫂子、嫂子,别生气了。

队:嫂子,不,娟子,别生气了,我向毛主席他老人家保证,下回再也不敢了。

妻:下回?如果再有下回,你呀!哪儿凉快上哪去。(拿起饭盒就走)

队:(拍桌子)放下!(口气一软)亲爱的娟,把鸡汤留下,我还没吃饭呢。

妻:(用勺子盛鸡汤逗队长)香不香?

队:香……

妻:想不想喝?

队:想。

妻(把勺子里的鸡汤倒掉,队差点闪倒):没门!你犯了错还要我慰劳你呀。(喂乙喝)嫂子代表你们队长给你道歉,希望你喝了嫂子的鸡汤早日康复。

(队长用嫉妒的眼神,气急败坏样……)

甲:(学队长的语气)亲爱的娟,把鸡汤留下,我还没吃饭呢。

队:(推甲)去、去、去、你瞎起什么哄,这是什么人那。

妻:今后你们全区职工只要发现他再敢违章,欢迎向我举报,我请他喝鸡汤,(向前一步鼓动观众)09年实现安全年,我请咱们全区职工喝鸡汤,师傅们,大家说好不好呀。

甲:得令!队长,你啥时候给我这个举报你的立功机会啊。

队:你呀!这辈子也甭(喷口,甲抹脸)想了。

妻:(对观众)我也借这个机会,代表职工家属向我们亲爱的矿工师傅们说句心里话,请你们时刻绷紧安全弦,家中的妻儿老小盼你们平平安安!祝天下所有的矿工家庭……

四人合:美满团圆。(谢幕)